2018/02/26 讓初選重新從高雄出發

黃志呈(國立高雄師範大學兼任助理教授)

一月底時,國民黨基隆市長初選民調出現了嚴重的錯誤,原本宣布前移民署長謝立功贏得初選,卻因為民調公司出錯,將正確的數據填錯欄位,在重新計算後結果翻盤,反由議長宋瑋莉勝出。當然民調第一名的當事人無法接受,連社會各界都議論紛紛,到底初選民調是否公平?然而沒幾日,宋瑋莉議長卻又發表聲明表示:「成功不必在我,瑋莉深深期盼在大團結的氣氛下贏得這場選戰。」退出市長選舉。這場「民調第一名變第二名,第二名變第一名,然後變成第一名的又不選,再讓給第二名的參選人代表國民黨參選。」更讓社會大眾看不出這場初選是演哪一齣戲,「早知如此,不如不辦初選」或「早知如此,不如不公布錯誤,徒增大家的疑慮。」

 

提名初選民調,向來是吃力不討好的事,就連初選過關被提名者,有時也不見得會滿意(出線者有時也會質疑民調不公或者民調結果不該那麼低)。初選民調通常被遭質疑的有下列諸多因素:

一來只公布最後結果,過程與細節並未完全公開,然而這是調查技術與學術理論的問題,兩黨所面臨的質疑都一樣,此處不討論。

再來是初選民調的執行,在執行前幾乎都沒有參選人的政見說明、辯論程序,直接登記完就做民調,雖然可能有短暫的宣傳期。但在選民沒有完全認識參選人及瞭解政見理念的情況下,就直接開始民意調查,詢問支持度,這樣的初選結果,讓有政策理念者、新人(素人)等有意參選者,都無法信服。而目前最常見方式就是大眾傳播媒體的報導,但這就淪為曝光知名度以及形象廣告的比賽,初選調查結果成了知名度調查及個人形象廣告效益塑造。滿街俊男美女的參選人大型看板,卻不見理念與內容。

 

本次過程最傷的是應該是國民黨形象,還有黨內各縣市參選人對初選民調之疑慮。在基隆市民調烏龍後,嘉義市議長蕭淑麗宣布脫黨參選市長,決意在大選挑戰已初選勝利的黃敏惠(前市長,已被提名)。在此同時,台北市、新北市,甚至近日已提名的台中市(目前已提名盧秀燕立委),有意參選人都曾對黨部的民調表示疑慮。黨主席吳敦義則說「參選人不相信民調,不然要相信國民黨主席嗎?」

弔詭的是六都之中,台南市、高雄市的國民黨人士,似乎沒人對於初選民調有所疑慮與質疑?到底是黨內無人有意願?還是國民黨在南部地區全無人才?或者黨主席已有心目中的人選?

以高雄市來說,高雄市自從103年市長選舉後,陳菊以99萬票(68.1%)勝選國民黨提名楊秋興45萬(30.9%);105年蔡英文95萬票(63.4%)、朱立倫39萬票(26.0%),似乎成了國民黨的選票沙漠地帶。然而不管如何,國民黨仍然是國內第二大黨,也必須要推出代表藍軍的犧牲者。

綜觀現今局勢,願意當負此責任的似乎仍有其人,如媒體經常報導的主委韓國瑜、乃至立委陳宜民的表態,或市議員黃柏霖的長期經營等,並非沒人。此時若能改善初選機制,建立透明溝通的全新模式,除了鞏固既有票源,也能再次贏得地方的信任,重新打造基層組織。

重新改善初選機制,贏得信任!一來不外乎公正,如黨部主委若有意參選,那就該請辭或請假(如基隆市宋瑋莉議長身兼市黨部主委,辦理初選登記前已請假)。再來是充分讓基層民眾瞭解,每位有意參選人的理念,舉辦政見說明會、辯論會,並給予充分的理念宣傳期;甚至結合市議員下基層、小到每個行政區的民眾接觸,藉以讓市長有意參選人能夠聽取基層民意,表達政策理念。也因此國民黨此時似乎也不必急著為初選而初選,快速解決;真正能取得民眾信服的程序,才是最好的初選程序。

 

相較於國民黨目前能夠有機會開創改善出新的初選模式,民進黨反而陷入了競爭慘烈、殺到見骨的初選階段,個個參選不合,徒增政黨內部困擾,這也非市民之福。

以上雖然是對國民黨的建議,但也是對國內政黨的建議,有良好的政黨初選機制,才有良好的地方政治與兩黨政治。我們期待「…讓初選重新出發,這轟動南部的消息,讓木棉花的火把,用越野賽跑的速度,一路向北方傳達,讓初選從高雄重新出發」。(改自余光中,讓春天從高雄出發)